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个人见证:收养女儿的婚礼

Mike Connell

Connell夫妇写了一封信给社会福利部门,非常有意思的是,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那位领养了他们孩子的母亲也写了一封信给他们,想要了解一些事情。

Josephine Brown,Connell家的女儿,当时已经十八岁了,正在大学一年级学习。通常情况下,社会福利机构是不会让他们在孩子年满二十一岁前与她接触的,但是因为是双方的意愿,他们被允许开始联系。

Josephine说,“我刚出生的时候,带着夹板在床上呆了十个星期。我父母收养我的时候,医生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残疾。我的爸爸妈妈跟他们的父母说要收养我的时候,他们强烈反对。”

不像其他被领养的孩子,Josephine从小就知道她是被领养的。“没什么好坏,我知道这是个事实。小时候我总是想知道我是谁。在纽西兰,很多人有不同的背景,像来自英国,爱尔兰或者威尔士的人总在说他们是半个爱尔兰人或者半个英国人,我从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当Josephine发现她的妈妈收到了一封来自社会福利部的信,知道她的亲生父母还有六个孩子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充满了各种问题:他们是谁?他们长什么样?他们像不像我?“真的好蠢,当你没有任何信息的时候,脑子里就装满了各种各样的想象。”

终于,那一年,Josephine完成考试后飞来与Connell全家见面;她到的那一天正是Connell的生日。

“在她到来的前一个星期,我们在教会公开讲述了我们的全部故事。这之后,很多有问题的人开始分享他们的过去,将他们以前的秘密公开。”Joy说道。

当Connell将他们家的过去洁净之后,神让一个念头进入他的脑海中。“我们在教会坦承之后,神问我,你知道如果你不跟整个教会分享后果会是怎样吗?我说,不,我根本没有那样想过。神说,如果你将这件事隐藏,是对所有接受你领导的人信任的背叛;他们总有一天会知道真相的。”

谦卑和敬重

多年来,Connell家一直与Josephine保持着联系。她不是在一个基督教的家庭中长大的,但是每次来探望他们的时候,她都会和他们一起去教会。

当Josephine在教会被神的同在感动的时候,是否要成为一名基督徒以及对家庭忠诚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她。“我成长的过程中,总是想要取悦我的父母亲,我不希望这个决定是为了使别人开心,我想完全为了我自己。所以我用了很长时间不再顾虑我的父母以及Mike和Joy的想法。”

当Josephine遇见她未来的先生Steve Brown后,改变开始了。Steve与Josephine分享了他在一次教会崇拜中得医治的见证。“我想,这人可以帮助我灵命成长,这是很重要的。如果我跟错了一个人,可能就更难成为基督徒了。”

他们的婚礼在2008年10月举行,这是Josephine的亲生父母和养父母两个家庭的首次见面。“我希望我爸爸可以领我走上台,Mike来主持婚礼。”

但是事情并不像大家希望的那么顺利,Connell还记得在婚礼预演时的紧张气氛。“我跟神说,‘神啊,求你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我没有得到回答,但是到了婚礼当天的早上,神启示我要从敬重的原则出发”。

Josephine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也很不安,每个人都在想:他会说些什么。我也在想:我要怎么说?

神启示我由敬重Josephine和她的父母开始,因为当你自己谦卑下来,敬重别人的时候,他们的心就会变得柔和。我讲到尊重她的父母,尊重她的兄弟,尊重Josephine和Steve。神的同在临到了,紧张的气氛消失了,人们的心融化了;你能感到爱的流动。这就是我向神所求的:破除所有的壁垒。人们开始流泪哭泣,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