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自由的基础 (2 of 8)

Mike Connell

3) 服事的对象必须要释放,饶恕。马可福音第十一章25节告诉我们,“你们站着祷告的时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们,就当饶恕他,好叫你们在天上的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人们无法得自由的另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不饶恕。

不饶恕使人的魂和伤害他的事情与背后的邪灵绑在一起。当一个人里面有不饶恕的时候,通常他的心中会有憎恨,因为不公义的事情临到他的身上,他生命中一些宝贵的东西被夺走了。可能是真实的伤害,也可能只是想象中的伤害。不饶恕就是债务一定要偿还,你欠了我的,你一定要还。就如怀恨父亲,因为他对家庭不忠,破坏了整个家,我受苦了这么多年,你一定要偿还。我们心里面对那个伤害的要求,就是要偿还的要求。

饶恕就是你欠了我的,你不用偿还了,我释放你,你不需要跟我道歉,你不需要补偿我,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我已经把要求你偿还的权利放下。如果我们要释放人得自由,就需要明白饶恕的大能和重要性。马太福音第十八章34至35节中说,你们若不 从 心 里 饶 恕 你 的 弟 兄,就会被交给掌刑的。换句话说,不饶恕会带给邪灵合法的权利,可以进入你的生命里面。

我发现这越来越成为一个问题。如果只是简单的对人说,“嘿,你需要饶恕。”是不够的。他需要从心里面饶恕,必须是一个心里面的决定,从死亡转向生命。“我放下不饶恕,我释放饶恕,我愿意祝福这个人。”耶稣说你要祝福那些抵挡你伤害你的人,为他们祷告。所以饶恕他们是放开他们,祝福他们。所以我发现,不是机械的对他们说,“你需要饶恕。”然后为他们祷告。可是他的心没有在里面,这样他们是不会得自由的。饶恕是一个决定,是一个选择,是从心里出发,愿意放手。

有些时候他们做的祷告只是言语,心里却没有真正放下来,因为他们把那个伤痛和愤怒埋藏在他们心底的深处。当你在服事弟兄姐妹的时候,一定要了解,一个人可能受伤很深。让我举个例子帮你理解。如果Jonathan过来跟我说,“麦克牧师,请你原谅我。我带给你一些伤害,你会饶恕我吗?”我说,“是的,是的,没问题。”关键是,他没有告诉我他做了什么,我也没有问。是一块钱的问题还是一百万的问题?你做的事情对我有多深的影响?如果你拿了一块钱,没问题;如果是一百万,你毁了我的生活,我存了那么久的钱被你偷走了,你要我饶恕你,我气死了。你发现一块钱和一百万是不一样的。我的损失与我是相连的。如果你要我饶恕,我就要了解我释放的是什么。所以很多人在释放的时候,只是在头脑里做了祷告,可是心却没有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所以在你服事人的时候,这样做是有帮助的,你帮助他承认心中真正的伤痛。这个人做了什么?怎样影响了你?你的感觉是什么?很多人否认他真正的感受,在华人里面更是。他们就是忍者,如刀在心,可是里面很苦毒。如果一个人苦毒,他会显现出来,说话很尖锐,苦毒像河流一样玷污周围的人。

所以在我为一个人释放祷告之前,我会让他们写下来分享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到底是什么。“你觉得怎么样?”“你生气吗?”“你有多生气?”很多时候这些情绪都被压抑起来。我发现这样做很有帮助,用问题与他互动。因为当他承认他内心的感受的时候,他才会跟他的心连结。“当你想到这个人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我才不想他呢。”是的,因为你想要逃避。可是当你真正去想你的感觉,你会害怕,你会生气,你会痛,让他把情绪带出来。

有时我会让人写一封“生气的信”,其实不是给任何人看,只是让他自己和神看,把他心里的感受写出来摆在面前。有的时候是对父亲,或者是对母亲,有时是其他人。当你写的时候,先把好的东西写下来,因为他们不把好的东西写下来,他们要经历这个过程。当他写坏的部分时,“哦,对我很坏。”“哦,其实也没有那么坏。”“我好生气。”“哦,他其实还挺好的。”这样他就没有办法真正的跟心连结。所以如果跟你的父亲有关系的,先写下来他的优点,感谢你给我这么多好的东西,然后再写下来真正带给你忧伤的事情。写下来你心里真实的感受,让感受真实的流露出来,为你的感受忧伤流泪。这时才释放饶恕。你就知道你要放下,要饶恕什么了,“我释放他,饶恕他,祝福他。”要得到自由,饶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神要我们活在这个地方,不是要我们不断的要求别人,而是要成为别人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