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从流产/流产愈合

Mike Connell

我开始很忧伤,上帝就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回到家跟妻子说“上帝跟我说到我们流产的两个孩子”。Joy说“上帝也跟我说话。他们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我给他们起名为Timothy和Catherine。”我说,神告诉我在家里应该怎么做,于是,像往常一样,我们全家一起进餐。Joy把两朵漂亮的花放在餐桌上。我跟孩子们分享说“我们家有七个孩子,实际上,应该是九个,还有两个在天上。”

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流产后出生的两个孩子开始深深的哭泣。我感到他们灵里的悲伤。在他们的头脑里都不知道我们失去了两个孩子,悲伤一直由我妻子承担了。现在他们知道他们失去了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们的心中充满了忧伤。忧伤的灵在他们周围。

所以,我妻子的流产的忧伤,传到了后面的两个孩子身上。我们就按手在他们身上,为他们祷告。而其它的孩子们则没有这个问题。这就告诉我们,在母腹中的胎儿能感觉到母亲的忧伤。当忧伤没有解决时,就传递给后面出生的孩子。

我们做了一件事:为流产的孩子取名字。这很重要,不要只把他们当成一个东西。对于我,就好像我的妻子掉了一颗牙,很痛一样。在心中没有感到作为一个父亲,失去了一个孩子。

所以我认识到,当流产和堕胎发生时,会有很深的忧伤,处理忧伤的过程之一就是认出他们,为他们取名字,将他们释放在神的手中。不只是“一件事情”发生了,失去了“某样东西”,他真实的是一个活着的灵,她的身体没有成型,他的家没有长久,他们不得不离开。我妻子讲的很美“他就像一朵玫瑰花苞,没有绽放。”很多年来,我们为很多人祷告,在这方面帮助他们。

第二个见证。今年初我在新加坡讲道,教导关于与神相遇。当时我正在服事我们的敬拜小组,帮助他们与神相遇。在这以前的一天,教会结束后,我们的两个很忧伤的孩子分别跟我们说,他们今天聚会时看到了他们失去的哥哥和姐姐在天堂,还能清楚的描述他们。我必须承认我有些嫉妒。而当今年我讲与神相遇时,教导人们如何专注耶稣,用你的想象力想像圣经中是如何描述他的,让你的心伸向他 ,默想耶稣。这些年青人也都与神相遇。我感到不应只带领聚会,我也要进去。

于是我开始默想耶稣,不想其它任何事情。突然我进入灵里。没有看到耶稣,圣灵向我显出了两个人。一位年青男士和一位年青女士。我很惊讶,这不是我预期的。他们同时叫我爸爸。我更吃惊了,他们说“我们有很多关于天上的事情要告诉你。”然后我意识到耶稣站在我身旁,怀里抱了个婴儿,他就是我们十二月流产失去的孙子。突然,我又看到一个小孩,叫我爷爷,我能看出他的容貌,是我们另外的孩子失去的孩子。

我的注意力集中在我的儿女身上,耶稣在我身边,他们开始和我交谈,他们说“我们要给你看一些东西。”突然,我的眼开了,我看到在很大的一片地方,到处是孩子。不同的年龄,从婴儿到小小孩,数不清的孩子。他们说“这些都是流产和堕胎的孩子,在天上他们每人都有专属的地方,天使在照看他们,他们在那里受教育,长大。

我注意到,我失去的孙子的大小正是他相应的年纪。我也留意到我失去的两个孩子也是他们相应的年龄。我看到周围流产和堕胎的孩子们,神向我显示的全部都是中国孩子,我非常震惊。

耶稣对我说,他来不是要定任何人的罪,我能感受到他的爱。他说“每个人都有他的母亲,她因为失去孩子而忧伤,我要医治她们。”他没有说他们做了什么,他只是说“我爱她们,想医治她们,因为她们忧伤。”他说“我要你开始在这方面学习和预备,准备一些DVD,在中国讲道。”我的心深深的触动了。不光是因为看到了这些孩子,而是感受到了他们母亲的忧伤。我感受到耶稣的心深深的忧伤。

最近我们到中国,有人私下找到我。我不敢相信,他们说他们曾经堕胎,需要帮助。上帝大大地服事医治他们,赐这对夫妇安慰。这以后,我们每到一个地方,总有人要求我们为他们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