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个人见证:收养女儿的婚礼

Mike Connell

我那天在主面前誓言(有些誓言是非常好的),公开地认罪悔改;我说“不管我们现在处在生命的那个阶段,我知道有一天你会把这个孩子带回来,因为你是神;不是我们有权这样,因为我们已经放弃我们的权力;而是因为神是良善的,你会带她回来”。

我心里知道,我坚信,她会回来;所以,当我认罪悔改后,我向神说:“你带她回来的那一天,不管我会是什么身份和地位,我将接受她以任何身份回到我们的生命中;我们将给予过去应该给她而没给她的,认可她,爱她,欢迎她。

谦卑看起来就是这样;你实际上完全掉转过来,在需要发生什么事上与神达成一致。

几年后我们来到这里;神向我们讲了生命中的问题,我们有一个婚礼更新或婚姻更新的服务。

[Joy Connell说] 教堂仍然很小;当我们结婚时,只能在护士的小礼拜堂;我们有:一个天主教的神父,圣公会的牧师(与一个兄弟会的结了婚,对我这方面的事情很理解)。很奇妙,神的同在就临到了。

让双方家庭都接受的婚姻看起来似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但Mike同宿舍的人离开神学院当了天主教的神父,其中一个摔断了腿住进惠灵顿医院,在那里与一个长老会的护士相爱,从而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先例;他从主教(或其它什么人)那里获得特许,可以结婚。

所以,我们只是遵循他的先例;在看起来毫无可能的情况下,神为我们开了一条路。结婚后,我们意识到,许多事已经改变;我们已经支离破碎,仅仅存活下来,找到返回神那里的路。我们还认识到,那时教会里有其它人也像我们一样;他们来到神那里,他们的情况完全改变,准备开始全新的婚姻;所以,我们与12对夫妇一起,交谈了三个星期;我们谈论婚姻的基础,准备再次经历婚礼;而在那里,我第一次揭开了心中的秘密。

我从来没有告诉我父母我有一个女儿,但在这个小组里,我们讲述了自己的背景;我们决定:这是我们放下包袱的时候了;或许我们应该写信给福利部门,看看能不能与失去的女儿恢复联系。

你知道吗?神真是太好了。我们女儿的养母Carol觉得她的女儿有权知道她的来历,因此她也写了信给福利部门;我们双方的信同一天到达了福利部门。因为符合双方的意愿,福利部门给了我们有关的资讯,我们就开始了联系。

对我来说,这真是很难;当你已经掩盖了什么事,已经否认了她,而突然要面对现实;我真是无法适应,甚至不能看到她的照片。我打算把这些事封闭起来,把它严严实实地用大石头压住;神说:推开这个石头,不要走到这一步;我意识到它是死亡,它是丑陋,它是痛苦;但当你真正把石头推开,看着照片,你想:这实际上是一个人。

她的名字叫Josephine;我想:这有点像一个教名;神提醒我约瑟的故事:与他所有的兄弟分离,后来一起团圆。

面对现实是一件大事,尤其当你已经在否认中生活了18年时;但我们必须真正推开石头,揭开盖子;然后你就感到自己极其脆弱,完全要依靠神。

而这正是他要我们做的,不再掩饰曾经掩饰的东西;在创世纪的时候,他们身上曾经有无花果的树叶遮盖,但他们实际上要脱下它,来接受皮制的遮盖,如同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给我们的预备。对我来说,这也是非常脆弱的一个环节。

[Mike Connell说] 所以,谦卑的问题再一次出现;我们必须面对我们个人生活中的问题,把各样事情理顺,并认识到我们的生命受到深深的伤害;然后来到主的面前,承认这些; 主清楚的告诉我:你要理顺这些。

我不得不与Joy一道理顺这些;我去找到她的父亲,在他面前理顺这些事;我们要清理我们做错的;当你这样做的时候,当你按照神说的去做时,他就给你祝福,他就给你恩典。

[Joy Connell说] 是的,我记得我把父母请来,我说:“我要和你们说一些事,…”;我把他们带到我知道的最好的餐馆 Old Flame,让他们坐下。我告诉他们我向他们隐藏的事情,并为此向他们深深的道歉,请求他们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