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个人见证:收养女儿的婚礼

Mike Connell

[Mike Connell说] 我们改正错误,这实际上是尊敬他们;哪里有不尊敬的地方,就要在那里恢复尊敬;这有很大的不同。

[Joy Connell说] 然后我们写信给Josephine,向她道歉;我们两个都为对她的拒绝,以及因此给她的生活造成的影响,表示了谦意,并请求她原谅。然后,我们决定要欢迎她。我们邀请她来家里住;这也是一个奇迹。她当时正在学牙医,现在已经是Whakatane的一个牙医了。她当时在奥塔哥学牙医正学了一半,她正在学一个假期课程,我们邀请她在假期课程结束后到家里来。

当然,当你正牧养着一个教会,当你已经有了六个孩子,你不可能对教会什么也不说就在下星期天又带一个孩子来。但这个教会非常了不起;在她来之前的周日,我们在教会站起来,分享了我们的见证。当时的一些人今天还在这里,我记得你们的样子。在当天的崇拜结束时,神真是太好了,所有人的密室都打开了,所有人的丑事都揭开了;神感动了大家,带给大家极大的医治;作为一个教会大家庭,你们很好地回应了我们。我们邀请她来到家里,来的那天刚好是Mike 44 岁的生日。

[Mike Connell说] 怎么这么巧?

[Joy Connell说] 那是她说好要来的日子。

[Mike Connell说] 她不知道我的生日,但来的那天刚好是我的生日。

那星期我们渡过了一个美好的时光;这以后,她联系上了我们,渐渐认识了我们,也爱我们。每次回来都哭,与我们的家庭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直到有一天,一个男孩想与她结婚;他尊敬我,来征得我的许可,那真是让我惊讶。我没有任何权力;你知道,当你把孩子送给人收养,你就没有了权力;而且在过去一段日子,甚至都失去了联系,没有办法联系;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当我们把孩子送给人收养时,神对我说话;我心里知道她会回来,但看不出有任何可能的办法,因为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你不能获得联系方法;后来,法律改变了,让这成为可能;她回来了,我们能重新建立联系;然后,这男孩向我请求让他们结婚,这是我极大的荣幸。

她也尊敬我,让我帮助安排结婚事宜。她曾经来过我们家的婚礼,非常喜欢;她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就想要这样的婚礼。

这样,非常奇妙,我就有了一个新角色,参与策划婚礼接待;因此,就做出一些安排,让神进来。我教她怎样去尊敬她的养父母;在她离开他们的照顾,建立新的家庭时,怎样向他们说话,说些什么。

[Joy Connell说] 那时,尽管Mike有机会帮她准备婚礼,教她怎样尊敬她的养父母,当然那会立刻带来眼泪;Mike与他们并没有感情上的联系,但他列出了他们为她做出的许多事,以及怎样尊崇感谢他们。

同一时刻,我在去台湾的飞机上,正看着一个收养故事的电影;看完后,我深受感动,我决定给Josephine写一封信。

写到她的婚礼时,我在信中赞扬了她的勇气,赞扬了她走出的每一步;我也为自己当时的决定后悔;但在那以后做出的决定都是非常正确的:与Mike结了婚,把我们的心交给了主,把我们的生命建立在他的上面,用这些来鼓励她。

但我忘记把寄出去;所有,我到了台湾在酒店安顿下来以后,我拿酒店的信纸写了信,交给前台帮我寄出。

信在我们妇女大会开会的那天送到了,刚好是她婚礼前一天的疼惜日,她邀请我与她一同过疼惜日,但我要参加妇女大会,去不了;但就在她准备离开去过疼惜日的时候,她收到了我的信,这让她感觉我与她在一起。

[Mike Connell说] 我们去到婚礼;婚礼的排练非常的困难,你必须面对问题。

我们与主同行时, 如果我们做出了不好的决定和选择,他不会让我们免于承担后果;而你如果要成长,你就必须知道,做了坏的决定和选择,就会有坏的后果;尽管神会赦免我们,但我们仍需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