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个人见证:收养女儿的婚礼

Mike Connell

当然,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在婚礼上,另一个男人会牵着我的女儿走过长廊;那对我真是非常难,你会看到,我过一阵会给你们看几张照片。(附视频)

前一夜,我非常痛苦;我们排练了婚礼,并与他们待了一段时间,但没有神的同在;感觉非常别扭,非常不舒服;排练结束后,我去了海边的沙滩,在神面前哭泣。

我说:神啊,这真是太难了,你要帮助我们。

看起来将没有真正的价值和尊敬;你知道新西兰人是怎样的,他们那奇怪的幽默,那种奚落人似的幽默。

我非常想要神的认可,神的同在不,来到那地方;但似乎就是不行;那晚见了她的家人,排练了婚礼;回到家,我感到非常的苦恼;我对神说:神啊,你必须帮助我;你要告诉我怎样才能让明天的婚礼与今天的排练不同。

我可能花了大概两个小时,等待神的回复,知道在那个特殊的场合要怎样说怎样做;

那真是一个非常奇妙,不同寻常的感受;我们一边说,一边会给大家看一些照片,让你们多多少少也能感受一些。它是最不同寻常的感受,“另一个”男人带着我的女儿走下长廊;处理好因此产生的情绪,是很大的挑战;但这是我多年前的决定产生的后果,我必须承受。

我知道神会给恩典;他做的就是:他让我讲尊敬,真正展现出尊敬,用尊敬来启动整个婚礼。

因此,我们让Kate 和 Andrew (我们的女婿和媳妇)一起唱了一首歌;在他们开始唱的时候,气氛开始改变;不是因为他们选的歌,而是因为他们内在的生命,气氛开始改变,神的同在临到那里;你能感到气氛的改变,当然,每个人都看着我:他会说什么呢? “你会说什么呢?你会说多少呢?”

我们同情她的养父母;因为最开始,我们觉得或许我们家只来两个人参加婚礼,但Jo要所有人都来;所以,我们对说什么“很敏感”;但神准确地告诉我该说什么。

[Joy Connell说] 小男孩Alex是Josephine的小儿子。

[Mike Connell说] 那是她的养父母;这是他们在婚礼上把我女儿交给新郎Steve。

我感到神告诉我要真正尊敬她的养父母,因为他们会感到不舒服;谦卑就是知道自己的位置,适应恰当的位置;有时你可以是管事的,但有时你必须当仆人。你要看到神给你的位置,并自己选择这个位置;我花了相当时间去尊崇他们;直接了当地向他们说,尊崇他们。

对他们来说,收养了这样一个孩子,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

[Joy Connell说] 她是先天性髋关节脱位。真是令人惊讶;这个妈妈声称是无神论者,但她看到我们这个孩子说:我知道她会没事的;10个月的时候,她站起来走路了。

[Mike Connell说] 在医院的时候,没有人要她,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她的养母本不想要这个孩子,因为她以为这孩子是个瘸子;但她的心里觉得她应该要这个孩子;因此,我尊崇她选择欢迎Josephine进入她的生命。

我们尊崇了孩子受到的教育和他们家庭生活的环境;我们尊崇了他们鼓励孩子找到我们,知道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困难的;

[Joy Connell说] 我们还尊崇了他们为我们开放了他们家。

[Mike Connell说] 并欢迎我们去他们家相聚,与他们共度时光。

[Joy Connell说] 我们与Josephine见面后没多久,就与他们第一次见面,当时感觉很奇怪;我们去到新西兰南岛的最顶端,两对父母,加上Josephine,一起吃饭。邀请我们来到他们家是一件大事;但让我觉得有趣的是:吃饭吃到一半,她的养母向我倾诉了她的心声,讲了她的感受,心情;然后突然她说:嗨,你完全是个陌生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跟你讲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