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法律有权进入 (4 of 8)

Mike Connell

共6页面4
邪灵不知道你的未来,你生命中的某些领域是向他们敞开的,他会看到神要带给你生命的东西,他们想要拦阻神对你的祝福。所以一个人找算命的人并听他们的话,这个人就是听从了邪灵的话,让邪灵有能力影响他的环境。这种模式会上瘾,这人做任何重要的决定的之前,都要去找算命师,算命师的掌控非常强。国外这种人称为“通灵师”,人们打电话给通灵师,其实就是熟悉的灵透过人在运行。

另一种行邪术的就是巫术或称灵界的能力。那些行邪术的经常是因为他们被拒绝,非常难过,他们渴望拥有能力。行邪术的行为是很上瘾的,当人跟邪灵连结起来的时候,他们渴望更多更多的能力。每一个文化中,都有行邪术的人,越是原始的文化,行邪术的能力越大,甚至可以控制整个村落。

在马可波罗的时代,马可波罗遇见一位名叫Kublai Khan的蒙古人,他是成吉思汗的爸爸,他告诉马可波罗,“我觉得基督教对我的国家有帮助,我愿意接纳基督教。”这是历史上重要的一刻。但是他接着说,“你看看我的周围,有非常多的术士,他们有非常大的能力。他们可以让杯子飞起来到你面前,他们可以改变天气,我担心他们会杀了我。所以你回去带一百个人来,他们知道如何运行在神的大能里面,可以胜过这些术士的巫术。我跟我的国家会转向基督。”

这是历史上非常关键的一刻,当马可波罗回去之后,派了两个人回来,不是一百个,其中一人在途中死亡,这个国家没有转向基督。后来我们看到成吉思汗攻略了整个亚洲。福音有可能在一百年前影响这个国家,可是因着这些术士的辖制无法进入。

我们这个时代也碰到这样的问题。我在圣经学院教书的时候,有一位年轻人非常喜欢玩一种网络游戏,魔兽世界,这是在年轻人中经常在玩的游戏。这个游戏是一个角色扮演的游戏,这位年轻人扮演的就是巫师,他打败敌人就会增加他的能力。他对这个游戏非常上瘾,同时也在邪灵的辖制下。

我告诉他耶稣的话,你如果看到一个妇人,在心里面动了淫念其实你就是犯了奸淫。换句话说,耶稣教导我们,在你心里生出来的东西,其实在灵界里已经释放出来了。一个人可以在心里面犯奸淫的罪了,却没有奸淫的行为。他将他的生命向奸淫的灵敞开,你的想象力其实是进入到灵界的门。

将自己放在这个游戏中,就是把自己献给邪灵,巫术的灵进入到你生命里面。我带着他弃绝这个游戏,弃绝他在这个游戏中所扮演的角色。当他这样做的时候,邪灵就彰显在他脸上,他倒在地上,开始尖叫,后来我们就让他得到释放。虽然他没有真的投身在邪术巫术里面,但是透过这个游戏所扮演的角色,他也进入到了这里面。

后来我们做呼召的时候,有两百个学生从网络游戏的捆绑中释放得自由。这些人来到教会学院学习,将来是要做教会领袖的,可是在他们个人生活中参与这些游戏,就是参与在了巫术当中。我们要了解邪术可能是下一代所面临的非常大的问题。媒体和电影中充斥了这些东西,非常吸引年轻人。

我所讲的对巫术网络游戏上瘾的情况同样也适用于暴力游戏。在发现频道播出的一个节目中,他们采访了一位杀死自己父母的年轻人,他心里面对父母有很深的苦毒,因为他是被领养的。虽然他的父母尝试要照顾他,他的苦毒没有消失。在他青少年期间,在自己房间里看了很多电视电影,他想象自己就是“骇客任务”里面的角色。有一天他就用枪把父母杀了。

凶杀案让人震惊,但其实这个计划在他心中早就形成了。我看他在电视中的访谈,他里面有家族私生的问题,对父母领养他的苦毒,遭遗弃的灵,长期的憎恨在心里面。透过想象力和幻想,开启了他生命中凶杀的灵。如果有人知道如何帮助他的话,帮助他解决历代家族遗留的问题和他幻想的问题,他不至于走到这个地步。

我们如何处理行邪术的罪呢?非常简单,他必须要承认他参与这种事情,然后认罪悔改,弃绝他们跟邪灵所做的任何协议,破除跟邪灵的协议。不管是自残或邀请邪灵进来或任何程度的参与,都需要弃绝,仰望耶稣,使他们释放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