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创伤性经历 (6 of 8)

Mike Connell

例如,一个人经历了摩托车车祸,车祸的冲击可能会停止他大脑的运作,忘记当时发生的事情。你跟摩托车手谈起车祸,他对车祸之前和之后的记忆都有,但是车祸当时的记忆就没有了。其实他们记得当时的车祸,只是他们失去了意识。创伤性的经历的记忆分散在他身体里。

当人有创伤性的经历的时候,在他们的记忆中产生一个烙印,是大脑中的化学元素烙印在身体里面,邪灵就通过这个印记进入到他的生命中。当人经历创伤性的经历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影像在他的记忆中,创伤性的记忆是这样的:

1. 有一个图像,影像很深的记得。如果你回忆你的人生,有没有一些在学校里非常尴尬的事情或者人生中非常惨痛的记忆。会有一个图像,影像出现。大部分人都会有这个情况,你的经历是用图像记忆起来的。还有就是你对这个经历的解读,这个经历对我有什么意义。

对于一个从小被性侵犯的孩子,她有被性侵犯的图像记忆,她也记得当时的味道,灯光,场景等等;她对整个事件的解读就是“我是不配的,没有价值的,男人是会伤害我的。”她对这个事情产生的回应就是内在誓言,“我不再信任任何人。”所以在这个创伤性的记忆中包括:整个事件的图像,因着这个事件他们产生的信念,以及对这个事件的回应。所有这些都包含在这个创伤性的经历里面。

举例来说,被性侵犯的人会记得性侵者的形象和当时事情发生时的场景,她会记得当时的感觉,声音,味道和影像。她对整个事件的解读就是,“我是无助的,没有价值的,都是我的错。”她对这件事的回应就是,“我不能告诉任何人,我永远不能相信男人。”这就是我们之前讲到的,心里的捆绑和回应。当一个人有一个创伤性的经历的时候,就会包括所有这些;最有能力影响我们的就是那个图像,以及她们对这个图像的解读。

人可以尝试将问题压抑下来,埋在心底里,可是之后她们可能会看见,听见或者闻到一些东西,勾起她们的记忆,所有的感受又再次浮现出来了。去年,我在印尼的一个女儿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发生流产,我赶紧飞过去帮助他们经历这个阶段。经过长途的飞行和一些服事,我经历了非常忙碌的几天。我必须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因为我要服事别人,然后我回到新西兰,正是圣诞节,我有很多事情要做。

四个星期之后,我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有一首歌开始唱起来,就是『奇异恩典』,我就开始一直哭,一直哭,因为我上一次听到这首歌时,是在我女儿的家举行的礼拜。我把对那个流产的忧伤一直压抑下来。可是这首歌让我想起当天发生的事情,所有的忧伤都开始浮现出来。我仿佛看到在房子里,听见女儿在唱歌,我的孙子就躺在盒子里。我需要好好的忧伤,然后把她交托给主。

我这个女儿经过一个很长的忧伤的时期,特别是他们那边做火化的方式,对她来讲是一个很难承受的经历,她里面有很大的冲击。我跟她说最重要的是,你要从神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你必须要有一个不一样的图像在你的脑海里,因为你看到的最后一个图像带给你很深的困扰,你需要神给你一个不同的图像,你无法挪去人的记忆,但是你可以做到的是让神给你一个不一样的图像。

当我们经历一个伤痛的经历的时候,我们能看见的是非常有限的,都是围绕在我们的伤痛中。所以我们面对这个伤痛的方式就是邀请圣灵将这个人带回到这个经历中;让他们在这个经历中看到主耶稣,当然这人也必须愿意让圣灵带他回到原来的经历中。大部分人会将伤痛压抑下来,好像把他们关在房间里,不让任何人进入。他尝试压抑他的疼痛。

我常常鼓励他们让基督进入那个记忆的房间,再次面对伤痛;主耶稣一定会向你说话,安慰你,为你改变那个环境。对于我的女儿来说,我请她闭上眼睛,想象她之前看到的图像,邀请主耶稣进来。她立刻看见主耶稣站在那里,她看到他的忧伤,主耶稣紧紧抱着孩子,对她微笑,对她说话,她的忧伤当时就消失了。所以她对孩子的最后回忆不是棺材推进火里去烧,而是主耶稣抱着孩子,这带给她一个很大的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