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创伤性经历 (6 of 8)

Mike Connell

当人们有一个伤痛的经历时,他们需要圣灵将耶稣启示在那个经历中。你可以想象旧约中列王记下第六章,以利沙的仆人看到军兵围困他们非常害怕;他在恐惧中对他的主人说他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这个状况。以利沙这样祷告,“主啊,你打开他的眼,让他看见他的眼睛没有看见的,打开他的眼,看见帮助我们的比抵挡我们的要多得多。”圣灵就打开了他的眼睛,他就从灵界里面,从神的角度看见所有天使天军的同在。他能够看到敌军,但他还能看到其它的,他看到神的大能是站在他那边的,他就有平安了。

这是神医治创伤性的经历的主要方式之一。我经常跟当事人解释,他们把创伤性的记忆放在一个房间锁起来,想这样来拯救自己。我让他们愿意想起他们过去不希望想起的东西,邀请耶稣进入那个房间。很多当事人想起过去的经历的时候就开始流泪,我就问他们,“看耶稣在哪里?耶稣在做什么?他的表情是什么?他说了什么?”然后那个人就开始和我互动,跟我说他看到了什么,就会有另一个图像进来,这个图像就会改变他的回忆,取代之前惨痛的图像。

有一个姐妹,当她五岁的时候被领养,她跟她的教会分享她是被领养的,以及她是怎样听到我们的见证而信主的。当我听到她的见证的时候,我说,“主感动我要为你祷告,主要医治你。你还记得当初你的妈妈把你送去领养吗?”她说,“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就是在她脑里的一个图像,有很多的忧伤,在那个图像中,她的妈妈将她交给陌生人。有很多的疑问,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怎么了?有很多这些东西在她的脑海里出现。

我对她说,请你闭上眼睛,让自己回忆起当时的经历。她就开始哭泣,回忆起那个经历,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流泪。我问她,“你能看到耶稣吗?”她说,“我看到耶稣。”我说,“耶稣看起来怎么样?”她说,“他也在流泪,为这件事情悲伤。”我说,“你可以为这件事情仰望他。”我没有想到她真的伸出手,站在那里僵硬住了,聚会的一个半小时,她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一般人是没有办法做到的。她就像是被抓住了。我继续讲道,然后做呼召。她突然就出来了,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 有一个遇见耶稣的经历。“耶稣跟你说了什么?”“他说这不是我的错。”这么多年,她一直相信一个谎言,“这都是我的错。”她一直被邪灵搅扰,当耶稣把真理告诉她的时候,“不是你的错,你不是一个坏人,我爱你,我永远不会离弃你。”我第二天看到她,其实我没有认出她来,她完全不一样了,有喜乐和生命在她里面。

我记得为一位曾经遭受过性侵犯的女孩祷告,我问她愿不愿意回到过去的回忆里,她就开始流泪,开始描述当时发生的事情,描述她的父亲进到房间。我让她寻找耶稣,她看到他并开始流泪,她说耶稣充满了怜悯,他在流泪,他看到发生的事情很难过。我说,“你定睛在耶稣身上,看他做什么,说什么。”她就跟耶稣互动,她说,“耶稣走向我,站在我跟我父亲中间,我现在看不见我爸爸了。耶稣说他会保护我。”她完全改变了,三个礼拜之后,她跟她父亲和好了。她从这个创伤性的经历中得到医治,那个创伤性的图像被另一个图像取代。

有时,创伤背后有邪灵,或者跟这个创伤有魂结。如果你觉得圣灵有带领你,把创伤性的经历和魂结砍断,命令邪灵离开,同时也让圣灵启示耶稣在当中的作为。有时,过程中人们会有很多怒气,很多苦毒,他们需要经历饶恕的祷告。创伤的本质是一个图像;跟图像连接在一起的感受,因着他对这个事情的解读而产生了信念;他对这个事件作出的回应,他对这个事情的回应也需要悔改,谎言被真理取代,他们需要被释放,砍断魂结。

我鼓励你尝试这样做;我鼓励你如果有人有这样创伤性的经历,邀请耶稣进入这个经历中并医治他们;你会惊讶这个过程有多么容易,人很容易就得到自由,得到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