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心的牢笼 (3 of 8)

Mike Connell

背后可能还有邪灵,可能是恐惧的灵或者苦毒的灵,但是内在誓言本身是很容易破除的。当这人愿意弃绝内在誓言的时候,你就说,“奉主耶稣的名,我砍断破除这个内在誓言所带来的影响。”有时释放立刻就会发生。

我记得曾为一位弟兄祷告,他非常富有,但是他内心非常有竞争性,他里面静不下来,无法安息。当我们跟他交谈分享的时候,发现他来自非常贫穷的家庭,他上学所穿的衣服让他觉得很羞愧,他就有了一个内在誓言,“我永远不要再穷。”我要努力工作,赚很多的钱。现在他已经很有钱了,他无法停止工作,也无法享受他所拥有的。因为在他心里,他认为他是穷的,因着这个内在誓言催逼着他不断的工作,不管他赚多少钱,总是不够,继续工作赚更多。所以他的这个生活模式使家庭受到很大伤害,他必须要弃绝这个内在誓言,释放他童年经历的忧伤和悲痛。

另一个心里的捆绑是咒诅的言语。咒诅的言语就是对一个人负面的宣告。箴言第十八章21节告诉我们,“生死在舌头的权下。”有两种咒诅的言语,第一,咒诅自己。人会讲一些咒诅自己的话,他对自己的心说负面的,毁灭性的话。例如死亡的意念。“我希望我死掉算了。”当人们在极大的伤痛里面,他会有这样死亡的念头。这样他就跟死亡的灵有了一个协议,会影响他们的生命,麻痹他们的心。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领域要处理。

通常被性虐待,性侵犯的,或在关系中被遗弃的,被虐待的,他们希望死掉算了。在长期的压力和伤痛经历中,他可能会有一个自杀的念头。他们可能忘记自己曾经说过,可是很多年后,他们发现他们的心是麻痹的,没有办法经历神,经历关系的喜乐。

人可能对自己的生命宣告挫败的话语,“我没有用, 我很笨,我总是不够好。”这些言语会成为他们心中不属神的核心信念。就像苦毒的论断,“没人会爱我,没人会接纳我,我是没人要的。”这些很短的一句话,可是它会成为我们心中的核心信念,它会成为邪灵居住的屋子。当你相信谎言的时候,阴间的灵和死亡的灵就可以进来搅扰。

这种咒诅的言语也可以是来自别人的。例如你父母对你说的话,或者有权柄的人所说的话,像老师,属灵领袖。我们有属灵权柄的要非常谨慎,因为我们很容易咒诅别人,讲一些负面的令人挫败的言语。挫败的言语或者给人贴标签,就像以弗所书讲的从魔鬼而来的火箭,进入人心里面。

有些人在成长过程中,可能有经历过学校霸凌或羞辱,老师可能跟他说,“你好笨,以后不会有出息的,你不会及格的,你是失败者。”如果这个人相信老师对他说的话,这个言语就会进入到他心里,因为他同意了这样的言语。这个谎言就会成为他的信念,并开始掌控他的生命。当你跟人在一起,处理人的各种状况时,也要处理这些人相信的咒诅,或者失败的言语。

我最近为一位教会的领袖祷告,她的父亲来自于一个很大的家族,当时家里很穷,只能让一个男孩读书,她的父亲很聪明,当家里没有钱让他读大学,她的父亲因着无法读书感到非常的苦毒。他觉得是父母夺走了他求学的机会。现在他唯一的女儿,他给她很大的压力,要她完成他曾经的梦想,不管她有多么好的成绩,总是不够好。总是给这个女儿压力,不管她做什么,他总是挑她的毛病,说她可以做得更好。这个女孩成长过程中是缺乏爱,呵护和肯定的,她有一个信念就是我永远不够好。对她的父亲有一个苦毒论断的根。

可是我看她的领导能力的时候,我问她在教会承担的事工;猜猜她做了什么, 她给会友们很大的压力,尝试他们有好的表现,好的生命,就像她父亲对她一样。每一次都挑会友的毛病,他们做什么都不够好。她生命里的苦毒已经发出来了,因为不管她怎么做,都不够好。邪灵借着她心中的这些错误的信念,开始搅扰她的生命。

这是一些心里的捆绑,人们需要从中释放得自由。另外可能临到人身上的咒诅,就是在隐秘处对人发的咒诅。比如一个人过去经历过性侵犯,那个人跟她讲,“你不许跟任何人讲。你跟任何人讲,你必须要承担家庭破灭的责任,你就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或者母亲。”这个在隐秘处做的誓言,会带给人非常大的问题。当你祷告服事一些有性侵犯经历的人时,他们身上常常会有这个隐藏的誓言,结果是她们活在死亡和搅扰的灵的辖制里面。他们很愤怒,因为她们想跟别人讲,但是她又害怕讲了之后家庭会崩溃。所以她的里面有很大的拉扯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