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从世代遗传的罪恶和咒诅中得自由

Mike Connell

Freedom from Generational Iniquity & Curses (1 of 3) 详细的教学,培养领导者如何拯救部长(驱魔),从世代诅咒,神秘的力量,和性罪带来的自由。

当你听,你会深入了解如何恶魔能够进入人们的生活,以及做什么(一步一步地)设置一个自由的人。
什么是历代的罪孽和咒诅?怎样辨别它们?有哪些现象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如何服侍他人,释放他们得自由。

我相信在服侍人的时候,我们需要留意历代咒诅的根源在哪里?马可福音第九章20节说:“他们就带了他来。他一见耶稣,鬼便叫他重重地抽疯。倒地上翻来覆去,口中流沫。”这里这个少年人被邪灵所附,邪灵开始发作出来。你会发现,经常耶稣一到某个地方,那里邪灵就发作了。这是因为耶稣身上带着上帝极重的恩膏和同在,这些邪灵一定会有所反映。我们生命中的恩膏越强,就越容易经历到这些事情。特别是当你到第三世界的文化中时,一去就会发现邪灵很容易发作出来。耶稣的门徒想要把鬼赶出去,却赶不出去。在21节,“ 耶稣问他父亲说,他得这病,有多少日子呢。回答说,从小的时后。鬼屡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灭他。你若能作什么,求你怜悯我们,帮助我们。耶稣对他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孩子的父亲立时喊着说,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耶稣看见众人都跑上来,就斥责那污鬼,说,你们聋哑的鬼,我吩咐你从他里头出来,再不要进去。那鬼喊叫,使孩子大大的抽了一阵疯,就出来了。孩子好像死了一班,以致众人多半说,他是死了。但耶稣拉他的手,扶他起来,他就站起来了。耶稣进了屋子,门徒就暗暗的问他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他去呢。耶稣说,非用祷告,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

我们来仔细看这个故事,理解其中更深的含义。首先,你看到一个孩子受邪灵的折磨,邪灵可能在一个人的童年就进入到他的身上。在圣经里,邪灵在孩子身上的例子不止一个。当然,我们要把顽皮捣蛋,缺乏管教的孩子与受邪灵折磨的孩子区分开。邪灵把这个孩子丢到水里,火里,是要毁灭他的生命。在这个故事里,耶稣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病有多少日子了。如果你要帮助人,服侍人,你要追溯这个人身上是否有历代的咒诅,你需要问这个问题。如果这个人回忆说这个问题很小就有了,就有两种情况。第一,可能是在很小的时候就面对的创伤;第二就是历代家族的咒诅。从这两个问题可以找到一些线索,以确定是否是历代的咒诅,遗传了下来。第一个问题,这个事情多久了,就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第二个问题,你家中别的人有没有类似的情况。从前面的经文中我们看到,耶稣一开始也是问孩子的爸爸这个问题,他回答说,小的时候就开始了,按照这个父亲描述的经历,几乎可以确定这个孩子身上就是这种历代咒诅的邪灵。这种历代的咒诅,就是很多人问题的根源。重要的一点是,耶稣说,要释放就一定要有信心。

你若能信,凡事都能,信是最关键的。我要是相信上帝会运行,我就有能力把这个鬼赶出去。门徒问耶稣,为什么这个鬼我们赶不出去呢?他们做过很多释放,为什么这一次却失败了呢?“耶稣说,非用祷告,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耶稣的话有几层含义;首先,邪灵有不同的位阶和能力;第二,我们需要有信心;没有信心,什么都不会发生,虽然有时候可能会有抵挡,相信上帝会赐下这样的突破;第三,需要禁食祷告帮我们建立信心。我们注意到,耶稣常常禁食祷告。在上面的经文中我们看到,当这个邪灵出来的时候,耶稣马上认出它是什么鬼,原来它是聋哑鬼。如果你能够认出邪灵,讲出它的名字,它在这个人身上的势力马上就减弱了。耶稣直接命令邪灵出来,并且命令邪灵不可以再进去。在我查考圣经中,这是耶稣唯一一次命令邪灵不可以再进去。我觉得耶稣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是个孩子,而其它的例子,特别是在马太福音十二章,耶稣说邪灵是有机会再回来的。因此,我们需要与上帝建立良好的关系。

我跟大家分享一些曾经服侍过的一些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们身上历代遗传下来的邪灵。第一个是一个很小的孩子。两个人找到我说,“我们的孩子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只要他一醒过来,就开始砸毁房间里的东西。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他才大概两三岁。”我就开始了解他们的背景,以确定这一特别行为背后的根源。原来这个爸爸有很严重的毒品问题,易怒问题;而这个妈妈的家族在邪教巫术上有研究。这两个家族向邪灵敞开,影响到了这个孩子。孩子醒着时很难祷告,邪灵常常发作,孩子开始大喊,又踢又打,很难释放。我就在孩子睡着时请父母跟我一起跪下来,我的手没有碰到他,离开他的头一点点,开始祷告,吩咐从父亲家族,母亲家族来的邪灵的咒诅全部离开,命令邪灵离开。那个孩子就像打了个哈欠,哈出一口气,我祷告好几次,他都会大哈一口气,很明显看到不一样,我祷告让邪灵不再进入这个孩子,也释放平安进入孩子身上。整个过程孩子都没有醒来。第二天孩子的父母打电话给我说,孩子醒过来后,完全没有了以前那种摧毁性的行为了,完全消失了。这件事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看到这些历代邪灵的真实性,认清它是怎样发生的,最重要的是怎样处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