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Tithe with Bank Deposit (direct to Mike Connell)

從世代遺傳的罪惡和咒詛中得自由

Mike Connell

Freedom from Generational Iniquity & Curses (1 of 3) 詳細的教學,培養領導者如何拯救部長(驅魔),從世代詛咒,神秘的力量,和性罪帶來的自由。

當你聽,你會深入了解如何惡魔能夠進入人們的生活,以及做什麼(一步一步地)設置一個自由的人。
什麽是曆代的罪孽和咒詛?怎樣辨別它們?有哪些現象是我們可以看到的?如何服侍他人,釋放他們得自由。

我相信在服侍人的時候,我們需要留意曆代咒詛的根源在哪裡?馬可福音第九章20節説:“他們就帶了他來。他一見耶穌,鬼便叫他重重地抽瘋。倒地上翻來覆去,口中流沫。”這裡這個少年人被邪靈所附,邪靈開始發作出來。你會發現,經常耶穌一到某個地方,那裡邪靈就發作了。這是因爲耶穌身上帶著上帝極重的恩膏和衕在,這些邪靈一定會有所反映。我們生命中的恩膏越強,就越容易經曆到這些事情。特別是當你到第三世界的文化中時,一去就會發現邪靈很容易發作出來。耶穌的門徒想要把鬼趕出去,卻趕不出去。在21節,“ 耶穌問他父親説,他得這病,有多少日子呢。回答説,從小的時後。鬼屢次把他扔在火裏,水裏,要滅他。你若能作什麽,求你憐憫我們,幫助我們。耶穌對他説,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孩子的父親立時喊著説,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耶穌看見衆人都跑上來,就斥責那污鬼,説,你們聾啞的鬼,我吩咐你從他裏頭出來,再不要進去。那鬼喊叫,使孩子大大的抽了一陣瘋,就出來了。孩子好像死了一班,以緻衆人多半説,他是死了。但耶穌拉他的手,扶他起來,他就站起來了。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他[說説],我們爲什麽不能趕出他去呢。耶穌説,非用禱告,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我們來仔細看這個故事,理解其中更深的含義。首先,你看到一個孩子受邪靈的折磨,邪靈可能在一個人的童年就進入到他的身上。在聖經裏,邪靈在孩子身上的例子不止一個。當然,我們要把頑皮搗蛋,缺乏管教的孩子與受邪靈折磨的孩子區分開。邪靈把這個孩子丟到水裏,火裏,是要毀滅他的生命。在這個故事裡,耶穌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個病有多少日子了。如果你要幫助人,服侍人,你要追溯這個人身上是否有曆代的咒詛,你需要問這個問題。如果這個人回憶説這個問題很小就有了,就有兩種情況。第一,可能是在很小的時候就麵對的創傷;第二就是曆代家族的咒詛。從這兩個問題可以找到一些線索,以確定是否是曆代的咒詛,遺傳了下來。第一個問題,這個事情多久了,就是什麽時候開始的;第二個問題,你家中別的人有沒有類似的情況。從前麵的經文中我們看到,耶穌一開始也是問孩子的爸爸這個問題,他回答説,小的時候就開始了,按照這個父親描述的經歷,幾乎可以確定這個孩子身上就是這種曆代咒詛的邪靈。這種曆代的咒詛,就是很多人問題的根源。重要的一點是,耶穌説,要釋放就一定要有信心。

你若能信,凡事都能,信是最關鍵的。我要是相信上帝會運行,我就有能力把這個鬼趕出去。門徒問耶穌,爲什麽這個鬼我們趕不出去呢?他們做過很多釋放,為什麽這一次卻失敗了呢?“耶穌説,非用禱告,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耶穌的話有幾層含義;首先,邪靈有不衕的位階和能力;第二,我們需要有信心;沒有信心,什麽都不會發生,雖然有時候可能會有抵擋,相信上帝會賜下這樣的突破;第三,需要禁食禱告幫我們建立信心。我們註意到,耶穌常常禁食禱告。在上麵的經文中我們看到,當這個邪靈出來的時候,耶穌馬上認出它是什麽鬼,原來它是聾啞鬼。如果你能夠認出邪靈,講出它的名字,它在這個人身上的勢力馬上就減弱了。耶穌直接命令邪靈出來,並且命令邪靈不可以再進去。在我查考聖經中,這是耶穌唯一一次命令邪靈不可以再進去。我覺得耶穌之所以這樣説,是因爲這是個孩子,而其它的例子,特別是在馬太福音十二章,耶穌[說説]邪靈是有機會再回來的。因此,我們需要與上帝建立良好的關係。

我跟大家分享一些曾經服侍過的一些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們身上曆代遺傳下來的邪靈。第一個是一個很小的孩子。兩個人找到我説,“我們的孩子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衹要他一醒過來,就開始砸毀房間裡的東西。我們都不知道爲什麽這樣,他才大概兩三歲。”我就開始了解他們的背景,以確定這一特別行為背後的根源。原來這個爸爸有很嚴重的毒品問題,易怒問題;而這個媽媽的家族在邪教巫術上有研究。這兩個家族曏邪靈敞開,影響到了這個孩子。孩子醒著時很難禱告,邪靈常常發作,孩子開始大喊,又踢又打,很難釋放。我就在孩子睡著時請父母跟我一起跪下來,我的手沒有碰到他,離開他的頭一點點,開始禱告,吩咐從父親家族,母親家族來的邪靈的咒詛全部離開,命令邪靈離開。那個孩子就像打了個哈欠,哈出一口氣,我禱告好幾次,他都會大哈一口氣,很明顯看到不一樣,我禱告讓邪靈不再進入這個孩子,也釋放平安進入孩子身上。整個過程孩子都沒有醒來。第二天孩子的父母打電話給我[說説],孩子醒過來後,完全沒有了以前那種摧毀性的行為了,完全消失了。這件事對於我來説,也是一個學習的機會。看到這些曆代邪靈的真實性,認清它是怎樣發生的,最重要的是怎樣處理它。

我再舉一個大人的例子,一個五十多歲的婦人找到我,説她在教會爲主工作很多年了,有一個問題一直睏擾她,希望得到幫助。首先我需要問的三個問題:問題是什麽?對你的影響是什麽?這個問題什麽時候開始的?她説長期以來,性不潔,污穢的畫麵一直在她腦中出現,特別是在敬拜的時候攪擾她。我問這種狀況多久了,她説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我再問“你過去有沒有遭受過性虐待或接觸過類似的畫麵?”她説沒有。現在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曆代的邪靈了。我又問了一些關於她家庭背景的問題。她的祖父是到中國去的宣教士,有兩個孩子,其中一個女兒就是這位婦人的媽媽,還有一個兒子。他們在中國的一個省服事,把孩子送到另一個省的寄宿學校學習,而該省當時被日本人統管。學校被日本人接管後,該女孩長期受到日本人的性虐待。後來,這孩子終於回到父母身邊,再後來他們離開了中國,女孩結婚生子,夫妻之間的關係又破裂了。我問這個女孩,你願不願意代錶你的家人,饒恕日本士兵?她説願意。 我跟她一起做了一個簡單的禱告,承認她的基督的信心,棄絶她家族中傳下來的性虐待的過去,饒恕那些士兵,當我命令的時候,那個污鬼就大發作跑出去了。從那一刻開始,她的頭腦就開始清晰了,再也沒有以前的折磨了。